校长寄语

2020-11-24  来自: 张家口经济开发区春雨语言矫正中心 浏览次数:51

我叫张霞,是春雨语言矫正中心的创办人。我有一儿一女,本该过着一家四口的幸福生活。可不幸的是儿子七个月大时,因为一次小小的感冒,打针过敏,导致耳聋。当医生告诉我他终生都不会说话时,我的心碎了,我在心里无数次的喊:张霞你要挺住,别趴下,要让你的儿子开口讲话。

为了让儿子说话,我每天让他摸着我的嗓子感受声音的振动,发一个音,要几十遍、几百遍甚至几千遍。为了发一个g的音我用冰糕棍压着孩子的舌头练习,孩子哭、我也哭,可连续用了五根冰糕棍,孩子还是不明白。后来,我把他的手伸进我的嗓子去感受。反复练习我的嗓子出血了。邻居们看到后,劝我说:“十聋九哑,别试了。”连家人也这样说。但我不能放弃,因为我是妈妈呀,这是我的责任! 我至今不能忘记儿子第—次开口叫妈妈的那一刻,经过了3500遍,终于换来的那一声妈妈。

经过四年的煎熬,儿子上小学了,我又担心他听不懂老师讲课,我每天陪他一起上学,一直陪了 9 年。如今儿子说着一口流利的普通话,已是一名美术学院的大学生。我终于可以松一口气,可是聋儿家长们知道后陆续找到我,我不忍心了,只好硬着头皮挑起了这副担子。

    我康复的第二个孩子是张家口的欢欢。接着三个、四个,越来越多。教聋儿说话太不容易了,第—次开口更难。一次我让每个孩子出去时都说一个“门”字,一个孩子就是不说,我蹲在门口一遍遍的教,孩子还是不说,在地上打滚,憋了一头汗、还尿了一地,然后用脚使劲跺尿,身上、墙上都是尿,就这样我也没有妥协,直到他开口说“门”。因为康复一个孩子就能幸福一个家庭呀!

一个叫周颜妮的三岁小女孩,一天爷爷来看望她,忽然喊了一声“爷爷”,老人一下蹲在地上,紧紧抱着孙女,眼泪汪汪的看着她,半天才说出一句:“三年了,我孙女终于会叫爷爷了。”当时在场的人都落泪了。

    孩子们大部分都是农村的。一个叫吴玉的孩子,妹妹是脑瘫,一家人住着窑洞。当80岁的奶奶从手绢里拿出仅有的200元钱给我时,我心里酸酸的。我来自农村,了解他们的生活有多苦、多难,这样的家庭我真的不忍心收钱,我想,哪怕我去捡破烂也要让孩子说话。就这样我赞助了他四年。像这样的孩子不止一个。为了让孩子们吃好,我和爱人每天馒头就咸菜,这样的日子坚持了多久,我不记得了。孩子生病了,背着他们到医院爬上爬下打针、输液。那时我真的后悔过,也挣扎过,可是如果我放弃了,这些孩子们就一辈子都不会说话了。为了孩子们的命运,我必须坚持、必须撑住!

我的努力得到了社会和政府的认可。政府帮我办起了春雨语言矫治中心。如今,中心已经15年了。这些年,我送走了一批又一批孩子,共康复了500余名特需儿童,其中150多名上了正常幼儿园,60多名上了正常小学,20多名上了正常中学。

在我困难的时候,有许许多多的人帮助我,给我信心和希望。感谢社会,感谢政府,你们不仅挽救了孩子们,也给了我一直走下去的勇气,我愿意带领更多的孩子们走进主流社会,享受幸福快乐的人生。


关键词: 张家口春雨语言矫正中心           

产品展示

春雨语言矫正中心是张家口市仅有的一所听障儿童国家人工耳蜗项目和助听器项目及语言功能康复项目多项定点训练机构。

CopyRight © 版权所有: 张家口经济开发区春雨语言矫正中心 技术支持:强盛科技 网站地图 XML

本站关键字: 张家口语言矫正中心 张家口感统训练 张家口听力耳蜗训练 张家口特殊教育学校 张家口发育迟缓自闭症训练机构


扫一扫访问移动端